接受整形手術後,消費者有權利、也絕對應該,耐心在恢復室休養一個小時以上。

理由很簡單。手術後,麻醉藥物仍在做用,消費者休息休息,等完全恢復才應該回家。這一個小時中,專科醫師可以觀察消費者恢復的過程,給予適切的指導。 道理雖然如此簡單,卻不是每家診所都願意如此按部就班。試想,台北市寸土寸金,房租年年調整,削減恢復室的床位,擴張候診室的氣派,似乎更有經濟效益。

有人不收診察費

消費者可以付診察費一百至三百元,與整形外科專科醫師面談。

每一美容手術項目,專科醫師應與消費者認真溝通,十分鐘以上。 消費者可以表達,他個人的期望;專科醫師應該提出:數據、圖表、像片,以確認雙方共同努力 的目標。

日本各整形外科診所都收診察費。有名的白壁整形外科診所收診察費日幣6000圓,折合新台幣 1200 元。白壁武博院長親口對我

在日本,美容手術被社會學家稱為「美的解放」,和父權 權威的解放、佃農的解放一樣,有其特定的社會意義。 強大的社會壓力驅使日本的父母親為兒女二十歲的「成年 禮」,準備好足夠割雙眼皮或隆鼻的「禮金」。 在台灣,這樣的社會壓力也隱隱浮現。相當比例的消費者 ,在排比自己的生涯規劃時,或早、或遲,都要面對這個 嚴肅的課題。

因此,本文介紹日本醫學界,著名的「割雙眼皮十誡」, 供台灣消費者參考。 日本割雙眼皮的權威平賀義雄教授, 累積了三十

年經驗, 歸納了「割雙眼皮十誡」,對他的學生們提出了慎重建議 ,成為日本父母親,指定兒女閱讀的重要文獻,台灣消費 者當然也有權知道。

一般消費者以為,榮總、台大等醫學中心肩負教學使命, 不會為消費者割雙眼皮。

其實,榮總、台大等醫學中心絕不排除這類的使命。但是,消費者要有相當的心裡準備:

第一,醫學中心裏人山人海,每位患者身上都有病痛,割雙眼皮的消費者,夾在眾多患者之間,相當不是滋味。譬如,燙傷兒童的媽媽,憂心如焚,看有人優雅的與醫師討論雙眼皮,能不白眼相向?又如,追求完美的消費者,不願意留下真實姓名、地址、電話 ,希望完全忘記從前。自行開業的整形外科醫師,自然能體諒;規矩繁多的醫學中心裏,表格齊全,一項都省略不得。

第二,醫學中心裡,消費者遇到專科醫師的概率大約是百 分之五十。因為,醫學中心肩負教學重任,務必將每一位求診者,平均分配給實習醫師、住院醫師、住院總醫師、 專科醫師;尤其,實習醫師、住院醫師須要更多的臨床經 驗,要多摸、多看、多問。住院醫師、住院總醫師爭取「 練刀」的機會,更是不餘遺力。 總之,醫學中心是將你當患者,不是將你當消費者。 日本也如此。日本消費者都知道,東京的北里大學、東海 大學是日本美容外科學術重鎮,也是東方美容外科學派的 泰山北斗;登門求診則不方便多多,與台灣的情況一模一 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