整形外科診所應有的理念

對整形外科診所來說,小就是美。

日本美容外科學會理事長渡部純至博士的診所,二十五 年來,設備不斷更新,場地從未擴大。 他有一間手術室,一間恢復室,一間換藥間,一間院長室,一間診察室,一間洗衣房,加上候診室、掛號室、 護士宿舍,不到六十坪。 所謂「麻雀雖小、五臟具全」,渡部純至博士從來不認為,他須要多大的門面。消費者對渡部純至博士的信賴 ,也與日俱增。 渡部博士堅持小就是美,對

許多整形外科專科醫師最怕和消費者談天。

有一天,晴空萬里,有位嬌滴滴的消費者問我,多久沒出去看電影了?這種話頭怎麼往下接。 有一天,烏雲密佈,有位帶女兒來割雙眼皮的媽媽問我,她的高血壓和糖尿病始終治不好,是不是她找的醫生有問題?

我只好告訴她,婦產科老前輩徐千田教授在課堂上語重心長的告誡我們:一位初出茅蘆的青年醫師,勇於進取,時時刻刻追求新

接受整形手術後,消費者有權利、也絕對應該,耐心在恢復室休養一個小時以上。

理由很簡單。手術後,麻醉藥物仍在做用,消費者休息休息,等完全恢復才應該回家。這一個小時中,專科醫師可以觀察消費者恢復的過程,給予適切的指導。 道理雖然如此簡單,卻不是每家診所都願意如此按部就班。試想,台北市寸土寸金,房租年年調整,削減恢復室的床位,擴張候診室的氣派,似乎更有經濟效益。

專科醫師應該以毫米為單位,對消費者做精確的測量; 並且照像。 所謂以毫米為單位

就是說,專科醫師必須以醫療用測距儀來對消費者做精確的測量;千萬不能用目測,更不能乾脆不測。 以割雙眼皮為例,有幾位醫師認為,割雙眼皮本質上是醫療行為,卻帶有濃厚的藝術傾向;既然有藝術傾向,目測是應該的。

關於這個見仁見智的爭議,我在日本請教了平賀義雄教授。平賀教授說,幾年前日本醫學界正式討論這則爭議;反覆論証的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