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日本,美容手術被社會學家稱為「美的解放」,和父權 權威的解放、佃農的解放一樣,有其特定的社會意義。 強大的社會壓力驅使日本的父母親為兒女二十歲的「成年 禮」,準備好足夠割雙眼皮或隆鼻的「禮金」。 在台灣,這樣的社會壓力也隱隱浮現。相當比例的消費者 ,在排比自己的生涯規劃時,或早、或遲,都要面對這個 嚴肅的課題。

因此,本文介紹日本醫學界,著名的「割雙眼皮十誡」, 供台灣消費者參考。 日本割雙眼皮的權威平賀義雄教授, 累積了三十

年經驗, 歸納了「割雙眼皮十誡」,對他的學生們提出了慎重建議 ,成為日本父母親,指定兒女閱讀的重要文獻,台灣消費 者當然也有權知道。

第一誡:不可縫雙眼皮。 雙眼皮用縫的,有其優點,例如:消腫比較快;但是,缺 點是致命的:會掉!除了會掉,眼皮較厚、脂肪較多的眼 皮,縫也縫不好。掉的速度因人而異,有人縫了之後,幾 天就掉了,維持最久也不過一、兩年。日本的專科醫師都 會向消費者坦白:雖然雙眼皮有三種縫法,只是保固期不 同,終究縫不住;應該用割的方法。

第二誡:不可用粗的手術縫線。 平賀義雄教授告誡他的學生,一定要用最細的手術縫線, 來縫合切口;絕對沒有任何理由,可以改用粗的縫線。雖然,細線的價格,是粗線價格的四倍。因為,雙眼皮割完 之後,若是用了粗線縫合,疤痕就明顯極了,割了還不如 不割。

第三誡:不可省略「抗痛葯」。 「抗痛葯」在手術前服用。服用之後,消費者做局部麻醉 時,可以將疼痛減到幾乎沒有感受的程度。消費者的心情 因此會比較放鬆,醫師的心情也會跟著放鬆,可以確保手 術進行的順利。 同時,消費者眼部的肌肉、皮膚完全放鬆,醫師以特殊工 具,標示手術切線時,完全不受影響。

第四誡:不可固執「醫師本位主義」。 醫師檢測消費者的眼線高低、弧度,有其客觀的醫學標準 。依照平賀義雄教授的分類,雙眼皮的弧度分為:「末廣 型」、「平行型」、「三日月型」。一般東方人,天生自 然的雙眼皮就是「末廣型」。西方人的雙眼皮,則是「平 行型」。「三日月型」則為演藝人員所特需。因此,醫師 有其客觀的判斷;但是,消費者有消費者自身的審美標準 。有些醫師習慣成自然,總認為自己是權威,強迫消費者 接受他的審美標準;結果就是,消費者「非常不習慣」自 己的雙眼皮。

第五誡:不可不預告成果。 雙眼皮的手術,在創造一條優美的上眼線,手術中去除了 多餘的脂肪和眼皮,會使人眼睛變得較大,眼皮較薄,自 然神采靈活動人。手藝好的醫師,可以用一種特殊工具和 一面鏡子,讓消費者預見她未來的「雙眼皮」。消費者可 以清楚的選擇眼線的高低、弧度,直到滿意為止。

第六誡:不可雇人替手。 有些醫師名氣大,生意好,就雇些替手,在消費者上了麻 醉之後,改由替手上刀;甚至兩位助理,一人割一隻眼皮 。平賀義雄教授認為,對這樣的「名醫」,他沒有話說!

第七誡:消除眼袋雖然簡單,不可大意。 平賀義雄教授認為,消除眼袋是非常容易的手術;但是, 許多醫師就因而大意,反而不能達到完美的境界。平賀義 雄教授要求,要將「消除眼袋」當「割雙眼皮」手術來做 ,一絲一毫都不能馬虎。

第八誡:不可趕刀。 有良心的醫師,將自己手術的時間安排的非常充裕,絕對 不會「趕刀」。只要「趕刀」,效果一定打折扣。為了一 台「割雙眼皮」,在上刀前,醫師要準備三十分鐘以上, 手術時間,則要一小時以上;「消除眼袋」也要一小時以 上。如果沒有這樣的充裕時間,後果不堪設想。同時,有 良心的醫師絕對尊重,消費者手術後,在恢復室休養的權 利。消費者有權利、也絕對應該,耐心在恢復室休養一個 小時以上。以量取勝的醫療單位未必敢縮短美容手術的耗 時,卻常常剝奪消費者在恢復室休養的權益,影響美容形 成效果甚巨。

第九誡:儘量不做「小眼放大」。 根據平賀義雄教授的經驗,「小眼放大」手術有兩大缺點 :第一,會有疤痕;第二,手術完成後,「大眼」不能改 回原來的「小眼」。因此,平賀義雄教授主張,儘量不做 「小眼放大」,消費者真正有此需求,則可以用其它手術 方法達成。

第十誡:不可不做「家居輔導」和「過程觀察與關懷」。 有些醫師只關心「手術」過程,手術完成,就認為他的責 任已經做到。其實,平賀義雄教授的經驗告訴大家,手術後的復原非常重要,醫師必須親自為消費者做「家居輔導 」,對消費者復原的過程,做全程的「觀察與關懷」。醫 師必須告訴消費者,如何冰敷、熱敷、如何做眼部運動以及應該注意的事項。

以上「割雙眼皮十誡」,為日本醫界奉為金科玉律,切實 遵行,成就了日本美容外科,在世界醫學界的偉大地位-- 東方人最須要的雙眼皮,仍是由東方醫學界予以滿足。這 是值得台灣消費者密切注意,用心體會的珍貴訊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