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今年的第二本季刊.

第一篇很有意思, 日本醫科大學拿埋入老鼠體內的金線做實驗, 發現高頻的電磁波會讓這些金線產生加熱的效果. 埋金線產生過敏的問題已經屢見不鮮, 現在又多一項加熱的副作用---我的結論是: 千萬不要相信沒有經過時間考驗的"新技術", 以免只是當了人家的白老鼠還沾沾自喜哩!

有一位老客戶回來做手術. 前一陣子為了她的獨生子, 她煩惱得必須吃我開的鎮定劑才睡得著覺. 還一度有輕生的念頭... 我只能勸她不要放棄這個孩子, 人嗎, 難免都會做錯事! 這時候是最需要母親的陪伴, 焉知未來老天爺會有什麼眷顧?

當年她的獨生子才一歲多, 他媽媽帶他來我的診所看診. 媽媽做手術. 他乖乖的坐在沙發, 抱著診所裝飾用的大白熊玩.

媽媽做好手術, 冰敷也結束, 必須回家囉. 小朋友抱著大白熊, 依依不捨! 我當下就把熊熊給了他. 小朋友怎麼可以沒有一個陪他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呢?

小孩長大了, 難免淘氣. 誤交損友, 惹了一場小官司. 做母親的花了天文數字的賠償金, 換來孩子的良心. 他去年考上了X大的法律系! 這是他自動自發的選擇, 不需要別人告訴他該如何做. 真是浪子回頭金不換.

媽媽在拆線的時候, 輕描淡寫的訴說著往事. 聊著聊著就說起那隻熊熊. 媽媽說小朋友還常常給熊熊洗澡, 寶貝的不得了. 我還想說十幾年的熊熊應該老舊不堪, 早就不知道扔到哪裡去了. 結果媽媽說小朋友不肯. 因為: "那是劉叔叔給的"

真窩心!!!

有對姊妹,十多年來總是相約一同前來我的診所。

某一天,只有姐姐獨自前來, 我好奇的問:「怎麼妹妹沒來?」, 姐姐說:「 妹妹過世了! 她一直沒去榮總檢查...」

她倆都是我的老客戶, 常常一塊兒來打肉毒桿菌, 玻尿酸, 脈衝光... 前幾年一同出現的時候, 妹妹說她大腸癌剛開完刀, 做了一個療程的化療. 我很雞婆的問了一下狀況, 直覺有些地方不太對勁, 勸她去榮總做進一歨的評估. 結果她因為路遠沒去! 姐姐說, 後來才發現妹妹得的不是大腸癌, 而是子宮部位的惡性腫瘤轉移到大腸, 醫生誤診!

現在的醫療怎如此草率? 術前的電腦斷層和核子掃描都沒發現原始病灶, 外科醫師在開刀的時候也應該摸摸肚子裡面的器官, 什麼時候醫療變的只是金錢和機器, 人性去哪裡了??? 健保只是政客選舉用的政績, 都已經搞得五大皆空(內外婦兒以及急重症), 還沾沾自喜的說我們的健保是俗擱大碗, 是全世界先進國家醫療花費最少的制度... 百姓的健康, 豈可如此揮霍!

幫姐姐施打肉毒桿菌的時候, 姐姐說妹妹臨終前還跟她說: "啊以後不能跟妳一起去劉醫師那裡打針了" 真感傷.

這一行做久了, 可以碰到形形色色的案例. 有一天, 拜讀大師 Millard 的文章, 發現他碰到的有趣對話, 和我的經驗幾乎雷同. 問題是, 那是五十年前的美國. 原來, 患者的心態可是不分古今中外啊!!!

我的手術定價一向是透明的, 不會因為客戶的身分而有差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