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受整形手術後,消費者有權利、也絕對應該,耐心在恢復室休養一個小時以上。

理由很簡單。手術後,麻醉藥物仍在做用,消費者休息休息,等完全恢復才應該回家。這一個小時中,專科醫師可以觀察消費者恢復的過程,給予適切的指導。 道理雖然如此簡單,卻不是每家診所都願意如此按部就班。試想,台北市寸土寸金,房租年年調整,削減恢復室的床位,擴張候診室的氣派,似乎更有經濟效益。

一位消費者告訴我,數年前她在某家整形外科接受手術後,醫師立刻告訴她:可以回家了;幸好護士小姐善心,留她在候診室稍做休息。我想,這家診所的恢復室可能嫌小,不敷使用;其候診室的氣派與舒適,則不難想像。

另一位消費者告訴我,某診所生意清淡,恢復室相對寬敞;可惜護士不願加班,下班時間一到,剛從手術台下來的消費者,照樣連哄帶騙,架出門外。我告訴她,整形外科診所從來沒有急診手術,也極少消費者必須在恢復室過夜。也就是說,整形外科診所的護士,都是正常時間上下班,不用輪值大夜班、小夜班,也就成了資深護士極力爭取的工作機會。她們下班,要回家相夫教子,沒有很高的加班費,不足以挽留。

在日本,渡部純至博士診所的恢復室,大約是候診室的兩倍。渡部博士告訴我,候診室的重要性絕對不亞於手術室。我相信,這是渡部博士畢生經驗的結晶,平平淡淡一句話,一定包含很多高貴的哲理。 白壁征夫博士的診所,其恢復室設備齊全,不在話下。診所根本不設候診室,更是台灣消費者所不能想像。

白壁博士告訴我,恢復室不是擺兩張床就算數,恢復也是醫療的過程之一,其中仍有許多領域,值得我們繼續研究;我們醫學工程界也應該研究出更多的設備,使恢復的過程越來越短,效果越來越好。

由以上渡部博士、白壁博士的風範,我們可以遙想,日本整形外科領導東方整形醫學界,確有其道理。 反觀台灣,以量取勝的醫療單位未必敢縮短美容手術的時間,卻常常剝奪消費者在恢復室休養的權益,影響美容形成效果至巨,實在應該反省。 收藏邀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