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容手術有其極限,不是消費者希望有多高的鼻樑,專科醫師就能「供應」多高的鼻樑。

我見過一位端莊秀麗的小姐,經我們同行精心改造,其鼻樑,挺拔過人。她自己心裡清楚,但又說不上來;於是,追著我問:「那裡不對?」 基於同業道義,我只能安慰她:「照像很好看!」所謂照像很好看,就是:上了濃粧,穿上晚禮服,在伸展台

上,輕移蓮步,保證完美。 可惜,人生總是不能永遠孤獨的站在舞台上,要和朋友、同事、家人面對面。 孔子說:「美則美矣,未盡善也」,美容手術一定要考慮美與善的均衡,非深思熟慮,不能貿然判斷。

割雙眼皮也一樣。手藝好的整形外科專科醫師,可以依消費者的意思,創造任何高度、深度的眼線。 就比較嚴格的標準來說,完全依消費者的意思為意思,吝於思考、溝通、甚至說服的醫師,是非常不負責任的。反過來說,消費者的固執、描述不清,或者目標游疑不定,會讓醫師降低耐心,而傾向於放棄溝通。 負責任而嚴格要求自己的醫師,絕不會放棄。

試想,一位科班出身的女秘書,希望有伊莉莎白泰勒的雙眼皮;這是多麼荒謬。如果,醫師不肯為她多想想,不肯多費些口舌,手藝再好,也是創造了一則一定後悔的故事。

因此,消費者一定要牢記下列這一排千錘百練的數據:

抽脂:一次最多只能抽3000 C.C.。

隆鼻:最多只能墊高4毫米。 豐胸:每側最多增加330 C.C.。

割雙眼皮:最高只能割10毫米。 這是東方人的美容極限,由日本美容外科權威北里大學教授鹽谷信幸,明文記載在他寫的大學用書「美容形成外科學」上,醫師與消費者都應遵守。

有些項目,沒有明確的數據,由醫師依個案研判。醫師經驗是否圓熟,便是功力。有些醫師會責怪消費者,認為消費者不願承認美容手術的極限,是咎由自取,不必多費唇舌。這樣的態度,當然有其角度與堅持。但是,對消費者來說,找到一位苦口婆心的醫師,當然算是運氣比較好的,值得珍惜。 總之,百依百順的醫師,非常容易討得消費者歡心。如人飲水,各有冷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