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容整形外科的社會價值

聽到「美容整形外科」,一般人都知道,就是: 割雙眼皮、隆鼻、豐胸、拉皮、抽脂等等。也就是說,美容整形外科的醫療目的,不外是錦上添花,無關國計民生。

在榮總、台大等國家指定的醫學中心,比較保守 的醫界大老也都認為,美容整形外科是雕蟲小計 ,哄女士們開心。

一位德容兼備的女士,就曾經字正腔圓的對我說 :「我崇尚自然,我會拉住我每一位躍躍欲試的 同事、朋友,不讓她們來做美容

整形手術!」 她說得理直氣壯,我聽得暗暗點頭。 我心想,親愛的小姐,妳是將心比心,以為人人都像妳一樣 麗質天生,無須改善。

一位白皙修長的小姐, 就曾滿懷希望的對我說: 「十年來,我每天都希望,有一天,我可以買一 件薄紗襯衫,高高興興的出門,快快樂樂的回家 ! 」

身為整形外科專科醫師,我深深覺得,世界級的 頂尖整形外科前輩們,一定受到上帝的感召,才 會以他們的畢生心血,投入這項為世人誤解至深的醫療領域。

美國「食品藥物管理局」經過千錘百練的討論, 完全確認,乳癌手術後的女性,其乳房應予重建 。 這條信念,放諸四海皆準!

試想,一位健康、 花樣年華、興高采烈面對人生的女性,如果因平 胸而自卑、自限,與罹患乳癌何異?

只有鼻頭,沒有鼻樑的男士、女士,固然可以依 照某些學者專家的建議,每天不斷的努力做自我心理調適,何不把責任交給整形專科醫師,只要十五分鐘,一勞永逸。

眼皮沉重,永遠被客戶調侃、被老板懷疑、被同 事取笑的新新人類,天天在上眼皮貼膠紙,要浪費多少生命?

為公司操心,為家庭辛勞,對國家做出偉大貢獻 的社會菁英,白了少年頭,舊了昔時的容顏,情深無悔;正統醫學對他們,難到毫無一絲責任?

天生無耳,萬人中必有六、七;茫茫台北市,幾 人見過?若非整形外科,何處求援。

少年氣盛,紋身示威;年事漸長,捨整形專科醫師,誰能為他抹去那深刻的記憶。

在日本,美容整形手術被社會學家稱為醜的解放,確有其深刻的道理。 吾人可以相信,日本人舉 世無匹的生產力之中,美容整形外科自有其責任與貢獻。 在台灣,整形外科專科醫師亦應有此共識與自勉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