興高采烈做整形

真的,「美容整形外科」是最令人愉快的科別。

醫師、護士、消費者,以及消費者的諸親好友等等, 都有絕對充足的理由,興高采烈的共同奔向,立即可以實現的美麗夢想。

這個科別,充滿期待、興奮與驚奇﹔沒有痛苦、沮喪 ,更沒有生離死別。 而且,整形外科專科醫師的收費 標準,十年來波動有限;目前,幾乎人人都有能力負擔。

一位醫學院的同窗老友,專攻婦產科,成績斐然,曾經好奇的問我:「你的病人,是不是都閃閃躲躲的走進你的診所?」 我被他問得啼笑皆非。 我告訴他: 第一、整形外科是快樂的天堂,天堂裡沒有痛苦,有的是充滿自信,堅持自我的現代女性。她們沒有病痛 ,只是要更好。 第二、或許有消費者,偷偷摸摸去做整形。但是,我沒遇到過。越來越多的已婚女性,理直氣壯的要我為 她們「豐胸」。她們的另一半,無不心悅臣服。 我的同窗老友, 聽得悠然神往!

時代,早就不同了。一位標緻、豐滿的女士,向公司請了一天半的假,說是要和男友去香港瘋狂大採購。 其實,她早約好了時間,到我的診所報到。當然,她 的男友隨侍在側,寸步不離。 一週以後,她容光煥發的帶著一位女同事,專程造訪 。她說,她一回到辦公室,就向大家招認,她沒去香港購物,而在台北採購了一支漂亮的鼻樑 。

在日本,努力工作的嚴父,和操勞家務的慈母,閱盡社會炎涼,無不準備好足夠割雙眼皮或隆鼻的「禮金 」,送給二十歲的兒女,做「成年禮」的禮物。他們的心情,和中國老一輩的父母,為剛出生的女兒,釀造「女兒紅, 一樣的溫馨感人。 因此,我不得不在此述說, 這一則令我感動的實例: 一位婉約可人的小姐,有知心的男友,安定的工作。 情人節前一天,她的男友告訴她,禮物準備好了,要 花十五分鐘去完成。這位小姐遺傳了她母親靈活的大 眼睛,也照單接收了她母親不夠挺拔的鼻子。因此, 她的男友要用一筆工作獎金來補足這個缺憾。 母親節之前,這位小姐又來了,牽著媽媽的手。 她說 ,她存了一個月的錢,要媽媽跟她一樣漂亮、快樂。 我第一次知道,母親節禮物,可以如此活潑、貼心, 我們乖巧的護士,也說要向她學習。

所以,我說美容整形外科,是最令人愉快的科別, 千真萬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