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科醫師應該以毫米為單位,對消費者做精確的測量; 並且照像。 所謂以毫米為單位

就是說,專科醫師必須以醫療用測距儀來對消費者做精確的測量;千萬不能用目測,更不能乾脆不測。 以割雙眼皮為例,有幾位醫師認為,割雙眼皮本質上是醫療行為,卻帶有濃厚的藝術傾向;既然有藝術傾向,目測是應該的。

關於這個見仁見智的爭議,我在日本請教了平賀義雄教授。平賀教授說,幾年前日本醫學界正式討論這則爭議;反覆論証的結

(圖片取自網路,如有侵權請告知刪除)

    台灣的整型美容技術雖然能夠在亞洲國家中脫穎而出,但是隨著整型風氣的盛行,醫美診所也如雨後春筍般四處林立,甚至使用違法或不實的醫療廣告與行銷手法,導致診所素質良莠不齊,消費者難以選擇合適的診所。整形外科專科醫師劉致明表示,在二十年前,台北市街頭能做整形手術的診所不會超過10家,而如今,整形診所不一定是整形外科診所;手術醫師也不一定是整形外科醫師。

整形外科的定義

按說,整形外科的定義,應該放諸四海皆準,偏偏事實不然。 台灣的整形外科,其定義和美國、日本就不一樣。

在台灣,一百五十餘位整形外科專科醫師組成中華民國重建整 形外科醫學會,是台灣整形外科醫學的學術聖殿,別無分號。 在美國,整形外科和美容外科則有嚴格區分。 他們有美國整形 外科學會, 也有美國美容外科學會。 日本的制度和美國一樣,有日本

精確判讀醫師識別系統

雖說,學院派中,抱書本做學問很行,手藝偏偏 不靈光的醫師,並非沒有。但是,系出名門總是 消費者最值得信賴的國家標準。如果,消費者學會判讀醫師識別系統,就能真正 體會系出名門的價值與必要。

一位醫學院畢業生,考入榮總、台大等八家醫學中心,他就可以在白色的醫師制服上,別上住院 醫師的名牌。住院醫師滿四年,

他必須提出已在學術期刊上發表的論文,可以升成住院總醫師。 同時,他必須參加中華民國外科醫學會舉辦的考試,得到衛生署發給的中華民國外科專科醫師証書。